每日最新黑河新闻资讯^-^。

为职业教育奉献了一辈子,落马后女校长笑着哭

发布时间:2018-09-12 15:24 类别:教育信息化

汪峰老师有一首歌曲名叫《笑着哭》,其中有一段词是这样唱的:“经过那些变幻的岁月,经过那些屈辱和荣耀,你看着这个繁华世界,面对微笑你轻声哭泣,突然间我感到如此快乐的心酸,付出所有只为找寻我的梦,突然间我感到如此空虚的悲哀,拥紧一切不顾就这样笑着哭”。

一个人在回忆心酸往事的时候,说不定就会笑着哭。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来自一位落马的女校长,这位女校长名叫杜晓阳。杜校长并没有因为她过去的政绩或者她的渎职行为而引起网络的关注,引起关注的是她在面对纪委调查人员的时候却微笑着哭了。

40年前是1978年,中断了10年的高考在前一年才刚刚恢复。当时的杜校长年仅21岁,进了重庆师范大学物理系读书。能在那个年代上大学读物理系而且是个本科的女生,肯定不简单,不但家庭优越自己也努力,在当时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天之娇子。

1982年杜同学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大学生毕业还是包分配的,杜同学被分配去了四川万县市轻工业高级中学,做了一名物理老师,所以我们接下去就要改称她为杜老师了。做一名老师想必是很多女同学心里的梦想,因为老师这个职业有地位有保障,而且不会特别辛苦,有两个让其他人羡慕的寒暑假。

因为今天的内容跟学校关系很大,所以我们要先解释一下学校这个单位是怎么回事儿。学校是事业单位,什么是事业单位呢?简单地说,事业单位就是国家创办的企业,天生带有社会公共服务的属性。在事业单位上班就有了事业单位编制,因为算是在给国家打工,所以事业单位上班的话工资部分或全部由国家发放,因此就算是铁饭碗了。

杜老师是一个工作踏实认真的人,她在这所职业高中教书,一干就是8年时间。8年后她离开了教学岗位做了政教处副主任,副主任的工作做了4年之后她又变成了政教处主任。爬到这个位置,杜主任花了整整25年时间,还真是想当地不容易。

老师的工资是按职称来发的,比如是初级教师还是中级教师还是高级教师,工资标准是不一样的。但是行政管理人员的工资就要按级别来发,比如是科级还是处级还是厅级,工资标准也不一样。如果按级别发了,那么这个人就算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官员。那么政教处主任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呢?这个就涉及到学校的行政级别问题。

学校当然是归教育部门管的。比如中小学一般归当地的县教育局管,大中专院校归市或者省教育局管,而高等院校就归国家教育局管了。所以学校其实也是有行政级别的,比如一个县的教育局是副处级的单位,那么被它管的学校一般就是科级单位,等级要比它低一级。但是也有一些高级中学,级别和教育局是一样的。

杜老师所在的职业高中归当地的教育局管,教育局是万县市市政府的一级单位,市长的行政级别是厅级,那么市教育局局长的级别就是处级,职高的校长级别最多也是副处级,那么进一步我们就能推测出来,学校各科室的主任最多也就是科级。从这里我们就能推测出,杜主任在一所学校待了25年,才混到了科级位置,还是挺励志的。

另外需要解释一下政教处这个部门,大家都能想起上中学时候的政教处,但是不一定知道它具体是什么性质。政教处的全名是“政治教育办公处”,属于党务方面的办公室。那么作为政教处主任的杜老师就是党的干部,她走的是党委的那条生命树,而不是行政干部的那条生命树。也就是说,杜主任将来可是奔着党委书记的位置去的。

果不其然,在政教处主任的位置上干了3年后,杜主任升职到了学校党委副书记和副校长,算是党务工作和行政工作一起抓,行政级别已经到了和副县长平起平坐的程度。这个时候,杜书记已经在这所学校待了将近20年。此时万县市也叫做万州区了,因为重庆市在1997年离开四川变成了直辖市,和四川省平起平坐。

作为一个在职业高中混了20年的老教师,杜书记显然在职业教育方面已经是一个老司机。上级组织部门就觉得这样的人才,应该到更高一级的职业教育院校做贡献,所以在2001年杜书记被调任到万州区职业教育中心做了党委副书记和副校长。这个学校和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以前教高中生,现在教中专生。

杜校长在万州区职业教育中心一干又是10年,这10年他也从校党委副书记变成了校党委书记,从副校长变成了校长。2011年职业教育中心兼并了其它的中专院校,更名为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名字一改之后,学校也跟着变成了一所大专院校,学校级别从处级单位变成了厅局级单位,杜校长的级别也就水涨船高又升了一级。

(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迎新)

我们知道在任何事业单位里面,党委书记才是有权做重大决策的那个人,校长是执行者。党委书记和校长的关系就跟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关系差不多。所以在万州区安全技术职业学院里面,杜书记就变成了权力金字塔尖的那个人,这权力大了事儿也就慢慢出来了。

从24岁毕业当老师到成为一个厅局级干部,杜校长整整花去了30年时间。在杜校长变成大专院校真正的一把手之前,她或许就已经意识到她已经老了,等她爬到权力的巅峰,距离她退休也就差不多了,那么权力的滋味还能享受多久呢!这个或许让杜校长觉得恐慌,她想在权力的巅峰多待一会儿。

为此杜书记想了三个办法,第一个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权力拿回所有档案把年龄改小,从1957年改到1960年,这样自己就年轻了三岁,至少可以晚退休三年。第二个方法是穿各种时尚的名牌衣服,让自己看着像个中年妇女。为了让自己颜值配得上她的年龄和名牌衣服,杜书记走上了整容的不归路。

不管是穿名牌还是整容,那都是个挺烧钱的事儿,而一个厅局级干部的月工资最多也就万把块钱,如果真靠工资过日子,他们是不会特别富裕的。只不过这个级别的干部在住房、用车、吃饭方面的福利和补贴比较多;另外他们社会地位很高,到哪儿都有人招待和伺候,所以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会觉得他们收入很高。

(“笑着哭”的杜晓阳校长)

杜书记想要维持自己穿名牌和整容的开销,靠工资是肯定不行了,所以她就得想别的办法。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杜书记盯上了自己所在的学校。如果学校有建设工作,她就从建筑承包商那儿拿回扣捞好处;如果学校没有建设工作,她就从想要升迁的下属那里拿好处;如果人事任命方面也没有机会,她就克扣学生的教育经费和学杂费,甚至是国家下拨给贫困生的补助。

2016年杜书记因为篡改年龄被免去了书记和校长的职务。免职是一种对干部的惩罚措施,虽然工作被免了,但是级别和编制还在,工资照领不误。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免职干部几年后还是有可能被重新起用的。但是杜书记却没有,在2018年的3月份,关于她贪污腐败的事情被纪委和监察介入调查,于是杜书记彻底落马。

当61岁的杜晓阳书记面对纪检委的调查人员时,她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不过让调查人员惊讶的是,眼前这位犯错的老同志看上去一边流泪一边还在微笑,原来她那张脸因为过度整容,已经做不出来悲伤的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