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黑河新闻资讯^-^。

“一枝花也不能收”,要家长马上把花带回,教师节为何过成这样?

发布时间:2018-09-11 18:02 类别:教育信息化

9月10日,有网友爆料称,教师节当日,北京一小学的老师在学校门口罚站送花的学生。事后,记者从事发的小学了解到,学校多年来坚持“拒收一枝花”,网友爆料不属实,老师并没有罚站该学生,而是带该学生到校门口找家长,想让家长把花拿走。(北京青年报9月11日)

网传的视频显示,一学校门口,几名学生正在排队进校,而一个女生则手捧一束鲜花,正站在学校大门口,一位老师从校内出来,并对着人群说,“待会儿还有拿花的家长别让走。”视频拍摄者称,“这个小朋友拿了几朵花想送给自己的老师,却被学校教导处领导拦在学校门口大声斥责,还让孩子拿着花当众罚站。”该视频随即引发热议,有网友认为,教师节学校不让送花本是一件好事,但老师如果用当众罚站的方式惩罚送花学生的做法不妥,可能会影响孩子自尊心。对此,当事教师(该校德育主任)回应称,视频中的女生是今年一年级新生,本想让她家长把花拿走,但是在校门口看了一圈后,却发现家长已经走了,之后就让孩子回来了,“前后站了二十几秒。”进校之后,她特别叮嘱这个学生的班主任,先把花收起来,不要让孩子带着花进教室,“我怕其他学生看到之后议论,影响孩子”。至于那句“斥责”,则是因为担心还会有其他家长再送花,在嘱咐门口的保安,如果再有家长带花来,先别让他们走,“根本不存在视频中罚站和大声斥责之说。”

当事教师的回应,应该是可信的——学生带来花来,学校不让送,因此让家长带回去。这表明了学校“拒收一枝花”的坚决而鲜明的态度。但是,这样的处理,又总觉得有点令人不是滋味。虽然学校说这名女生没有因此“眼含泪花”,一整天上课情绪都很正常,可是,能说这样的处理不对其心理产生影响吗?

可是,学校不这么处理,又能有其他处理方式吗?如果学生捧着花来,老师让其捧着花进校园,或者收下(放在门卫处),之后再处理,让家长带回,这肯定又会引来议论纷纷:你看学校就这样公然收学生的礼物。何况这所学校有“拒收一枝花”的规定,老师这样处理,是执行规定,不执行的话,则会被解读为“打脸”,即便老师收下之后让家长带回,但部分网友和家长还是会质疑:真让家长带回了吗?能收下鲜花,其他礼物说不定也会收,诸如此类。于是,学校能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坚决的不收,避免之后引来争议和麻烦。

这才是这件事更值得社会和家长思考的地方:是什么把学校、老师“逼”到这一步?近年来,每到教师节,家长和社会舆论都会讨论给教师送礼的问题,讨论最后都会变为对师德的指责,结果是,教师节变为了“教师劫”,教师感受不到尊重,反而是被各种指责(甚至谩骂)包围。对于这种现象,有不少教师感慨还不如不过教师节省心:谁愿意过这样“闹心”的节日呢?

本来,教师节给教师送一束鲜花、一张贺卡,这是很正常的表达尊师情谊的方式。但是,就是这些方式也行不通了。原因是,就是送鲜花,也会有攀比,因为鲜花的品种不同、价格不同。据报道,北京这所学校就因为“这个孩子送一枝花,那个孩子送一捧花,可能还有家长会送一个花篮”,而采取措施严厉杜绝杜绝现象,“一枝花也不能送”。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送花也会有攀比,这是耐人寻味的。这进一步说明,有的家长给教师送礼,并非表达尊师重教,而是希望让教师给自己的孩子更多关照。这种送礼的出发点就是错的,进而也给家长很大的压力——觉得自己不送礼,或者送的礼比其他的价格低,就可能导致教师对自己的孩子另眼相看。由此也就出现家长边讨论送礼,边骂教师的事。

多年前,笔者就撰文指出,教师节送礼问题,是因家长陷入“囚徒困境”。而困境的根源是学校(幼儿园)没有建立现代学校(幼儿园)制度,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权责不清晰。家长担心教师对自己的孩子差别化、歧视性对待,又无可奈何。如果学校(幼儿园)有能参与学校办学监督、评价的家长委员会,假如教师有歧视学生的行为,家长可通过家委会监督,要求对教师违反教师伦理的行为进行调查,那还会有这种担心吗?因此,走出困境,关键在于建立能独立的能参与学校(幼儿园)办学监督、评价的家长委员会。我国教育部也在2012年就要求中小学、幼儿园成立这样的家委会,但到目前为止,有的学校(幼儿园)根本没有成立,有的虽然成立,只是摆设与工具,能真正代表家长监督学校办学的少之又少。这就导致家校之间缺乏有效沟通机制,家校矛盾冲突加剧,不信任增强,也就毫不奇怪。互相防备的结果就是不近人情,但教育本身又应该是充满感情的事业。只有实行学校(幼儿园)现代治理,才能让学校回归育人本位,既维护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利,又让教育充满感情与温暖。